我们生活在性感社会

  首先要了解的是,性感是什么?我们可以这以下方面说起。

  什么是性感?从某种层面上来说, 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美丽呢,从古至今已经有无数的标准了。曾几何时,我们在赞扬一个女人外表的时候,性感与美丽可以相提并论。对女人来说,性感所打破的是一种美丑的不平等,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也可以通过低胸、短裤来风情万种,让世界充满爱。
  过去,“性感”是好人不大能说出口的词,说出来也要四外看看,像有鬼。现在不,它已经从偏狭的、不确定甚至不健康的主观印像渐渐变为女性审美领域的尺度之一。

  女人性不性感原来只是男人单方面的感受,现在女人也在应用它,在服装、演艺界以及评论一个人的时候。

  过去评估女人容貌,“美丽”二字独霸天下,历千年而不变。

  这对女人实际是一种不公平,是五官的霸权主义。翻开中国那些陈腐的旧书,说到美人,一律是鼻子如何嘴如何,甚至有“眉如远山,眼如碧波”这样具有环保意识的但无法理喻的颂词。

  在过去,一个女人五官的事情没弄好就像男人八股的事情没搞掂,完了。在这种观念之下,只有五官端正造就的美丽才是女人可爱的惟一原因,除此没有其它自赎之路。女人的生存权利长期以来受到了美丽即漂亮的恶意挤压。

  而“性感”这个概念无论多么居心叵测,实质上它对女性美是一种新的诠释与解放。当女人展示美可以不再依赖五官的时代,必是一个开放的时代,性感是其中标志之一。它使女人由丑变美成为一种可能,所谓美丽是单纯、平面与静态的标准,即足不出户、闲愁无限式的标准。而性感是复合与动态的尺度,由被动观赏走向了主动展示。

  性感的要害是“性”,我们以往称之为“风骚、妖精、狐媚”。唐朝的骆宾王曾用“狐媚”大骂武则天不正经即性感。但性感到底怎么了?如果男人放下虚伪,它就是想看而不敢看的那种样子。这样说,性感还是一种民主,打破了美丽的世袭权利。

  以上从这两个字诠释了女人对性感追求的权利。

   “性感”一词最早在中国出现,不过是1981年,那一年有篇电影评论,提到一位不知名的女演员,说她在拍摄中让文胸一侧的挂带,从肩头滑落到臂膀,因此说她“十分重视性感”。“文胸”是90年代广东文化进军北京的结果,当年涵蓄的叫法是“胸罩”,不涵蓄的叫法十分露骨,连小孩子也知道是干什么用的。随后一段时间,“性感”只是少数勇敢者的专用语,在报刊上是很少见到的。

  从1987年开始,有人宣传说,国外妇女听到男人说自己性感,都要说“谢谢”,于是“性感”走红了。不过,当年的性感标准,实在简陋,大多是西服正装加半粗半细的高跟鞋,另外口红要红,脸要涂得惨白,尤其是东北妇女,这种表面化的涂鸦一直持续到今天,因此中国的化妆品市场主要在山海关以北。

  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里说,“艺术使现代男人有了性的意识”,女人也是如此,90年代以后,现代文化在城乡普及,女性性感被迅速深化,它不仅仅停留在服饰和化妆上,而是从城市女人的血液里挥发出来,成了性格的一部分。这个时候,城市妇女开始依照时兴的方式改造自己的形象,并与男性内心世界形形色色的盼望,产生了种种交合。

  但女人得知“性感”是个好词之后,却产生了大量关于性感的庸见,比如女人常常认为喝醉酒,是一件丢脸的事情,因为女人自己看不起醉酒的男人,但事实上,男人恰恰讨厌拒酒不喝以保持体面的女人,相反认为醉态中的女人既性感又招人怜爱。

  对“性感”一词,男人心中各有一些纯属个人的秘密,尽管年龄和阶层相异,但这些小秘密总有共性,譬如说男人几乎全部认为,性感的女人绝不能异常单纯,抱守残缺,她的举手投足,哪怕是静止状态,都要暗示出在性爱方面若隐若现的经验。

  实话说,这是一个真理,如果一个女人不惧怕在陌生人面前作出冒险举动,那她的冒险多少已是机械的重复和习以为常的事情。有经验的男人都知道,即使再伟大的爱情,也不可能激发一位处女去出色地满足男人,因为性感和性爱一样,总是源于经验,而不是突然产生的灵感。换句话说,女人只有显得具备经验,才能看上去性感,她就像缰索下的烈马,假如解开缰绳,立刻就会奔腾。

  但性感的女人总是把脱僵后的欢腾,掩藏在日常的冷漠中,因此女模特常常以冷面上场来吸引观众,原因很简单,这样性感。

  可以说,一个女人是否性感,男人们的看法大致是一样的,不过,由于教育、职业、城乡差别的存在,男人对性感的看法也自然存在着不同。

  其实引用这么多解释,无非是想说一下我们所说的“性感”在这个社会中是一个褒义词,我们对性感的表现也应该用正确的方法。
  但现在社会中,人们对性感的理解却越来越偏理了原来的本意,普遍性的认为越露越性感。其实人们已经把这个想歪了,性感性感,就是要引起对“性”的感觉。
  性感是每一个女人都可以表现的一种形式,我们不能限制谁去表露自己的性感之处。但有些表现方式却令人作呕,更无性感之言。
  现象一:大冷天,半围上一条貂皮,都要向记者露出乳沟。
  现象二:肥得快撑破裤子的屁股和差不多可以游泳的腰还要摆造型给世人看。
  现象三:大部分的明星都要怕全露或半露的影视镜头或写真,甚至穿上透明装拍摄。
  现象四:一些大型的场合,露胸露背露大腿的多少表示性感的深浅,即使骨瘦如柴。
  现象五:生活中打扮得太性感了,往往让人心猿意马,引发性骚扰,但在商业场合,那就可以算是正常了。
  性感越来越接近“性”了,此类性感的流行,只能催生“性交易”的扩大,不管是在任何场合,任何地位的人。张钰的性交易录像充分证明了当前“娱乐圈”中,这类现象的真实面孔。“娱乐圈”中的男和女都会了共同的目标——更多的钱而奋斗,隐藏着的“性交易”发挥着一定的作用。而是否“性感”,则能证明在“性交易”中的价值,越“性感”,在“性交易”过程中的价值越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