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风

  昨晚又喝醉了,虽然我抵挡酒精的能力比常人好一点,但我还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胸口有些不舒服。我想我是醉了。
  本来只是和同学们小聚一下的,几个人喝点小酒,吃点菜,聊聊天。没想到逐渐升级演变成了划拳比赛,当然,划不了酒拳的我,就一直举杯了。
  一个已经靠墙睡着又醉又睡了,当然,不能说一个耿直的人对面你喝耿直的酒睡下是他的错,在酒桌上佩服的就只有这一类人。
  走出饭馆的时候,那人终于吐了,在大家互相打招呼分别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吐了出来,差一点就击中了旁边的同学。他应该是解脱了不少。
  后来,剩下三个人,当然也包括了我。我感觉一团气在胸中出不来,也没办法自然的出来。在一个垃圾堆旁,我正想伸手努力一番,被其中一个同学看见然后拉着我走了。
  我们来到了一家夜总会,嘈杂的声音并未减轻我的感受。我晕呼呼的听着那杀猪宰羊的歌声,四处都是色迷迷的醉眼,都沉醉在纸醉金迷的污浊的空气中。
  最忌烟味我已经被酒精麻醉得闻不出任何反感的味道,胸口也在光临了几次WC后变得平和。东北的二人转也搬来了,不过好像有些变味,唱了几句听不懂的腔调,更多的成了两个小丑的表演。
  男男女女都挤着蹦,基本上是人擦着人,我看能挤进来的女的,也是八情九鸡。
  我确实醉了,平时反感的为什么这么快就适应了?
  今天早上起来,我闻着一身的酒气、烟气、还有汗气,我又后悔跟着他们去那个什么鬼夜总会了。
  夜晚难道都要这样过吗?
  今天是农历的十月初八,二十六年前的今天我在一个边远的国营农场出生了。
  虽然日子没有白过,但是生存在这个社会中,虽然经常都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但一些思想还是被庸俗化了。
  人们的脑里只有三样东西:金钱、地位、权利,简而言之就是“钱、名、权”。如果头脑里没有这三样东西的,那就会另外三样东西:吃饭、睡觉、游玩。
  逝去的二十五个春秋,正如来时的一无所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