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20年以来,与你常在!

面对教育的产业化发展,我们应该怎样选择?

  教育从字面来看有“教授文化培养素质”的意思,即在教授书面知识的同时,还得培养做人的道德观、人生观、世界观这些方面的内容。教育关系到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因为教育的重要,所以教师这个职业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尊重。
  但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对金钱的欲望越来越强,一些教师却把不正当的一些手段融入了教育体制。在新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堂堂艺术学校,竟在“实习”的幌子下,将未成年女生送进娱乐场所当陪酒女,真是让人闻之瞠目。不过话又说回来,在省城,当前那些夜总会、演艺厅的服务生,我看的大多是穿的学生装(当然,这是定做的),而且年龄应该不会超过20,个头也不会在160厘米以上,这些也是职业学校的学生?不得而知了。
  当然,学生陪酒在所谓的娱乐圈已经是见惯不怪了,而且由这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组织的也不是这一次了,早先的南京师大女生停课陪舞,无论从规模上还是组织上,都远远比不上这次事件的主角――桂林市舞蹈中等职业学校。
  按照校方的解释,此举居然是为学生解除后顾之忧的一大壮举。据该校校长助理周珍介绍,这所学校80%的学生都来自桂林周边的贫困山村,“她们的家境都很贫困,许多学生都是欠交学费的。我们只有采取实习演出的方式,让学生们赚钱来补交学费。”学校董事长郭桂生则称,自己组织实习“是为了帮助这些贫困的孩子,是在做好事。”
  该校学制三年至六年,但多数学生仅上一学期课后,就全部被安排到杭州、广东及当地的演出场所“实习”了。这些“实习”女生们在酒吧、夜总会里,努力地陪客人喝酒,还与客人搂搂抱抱,有的还抽着烟。据了解,这里的“表演者”70%是陕西、山东、广西等地艺校的在校学生。
  看到这里,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这也是圈内的行规,原来潜规则不只是针对张钰们的专利。学校教育产业化已经不再是新鲜事了,学校已经成为了社会食物链中的一环,只是他们是否找到了自己的正确定位。
  如果艺术学校培养的学生输送到娱乐场所去陪酒陪唱,那制药专业的学生是不是可以利用自身专长去制毒贩毒呢?但愿这只是危言耸听,如果我们的教育定位在产业链的如此一环,那可悲的就不仅仅是那些陪酒的学生了。
  我们的教育已经产业化,招生量直接影响学校的效益,至于生源的质量问题及学校的硬件、软件设施问题,那是次要的。当前的中等职业学校已经采取了各方面的市场化运作,比如通过招生委员会获取考生资料、通过虚假宣传进行招生、通过业务人员下县下乡去招生、或者进入传销模式进行招生提成。所保证的100%就业其实就是输送到一些对知识并不尊重下力的工厂、娱乐场所。
  更可悲的是现在的大学也进入了产业化发展,大学教师基本上都兼职或者自己开班,对学校的工作负责程度可想而知,要知道大学和职业学校都不是要分数的高中或初中。学校的收费是基本上是两年一升,如现在的医院一样,以后真的是要让老百姓读不起、医不起。由于不断的扩招,现在的大学毕业生一年比一年多,这些大学生当中,一半以上的没有过硬的知识或技能,而且大半应该在道德素质上没有培养好,就业形势一年比一年严峻。
  现在的学校基本上是钱交足了,或者变相的多交些,那毕业是自然的事了,至于教了什么学了什么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大学生已经成为学校的消费者,而学校只是打着教书育人晃子的公司,校长成了公司老板,公司基本上搞固定资产一本万利。而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运营“学历生产线”,有些学生需要选拔才能进入,有些学生也可以不需要选拔进入这条“学历生产线”。
  有位网友讲,教育的产业化是国家倡导的,岂能有错?边学边卖,以卖养学,这叫循环经济又叫可持续发展的产业!这也是我们倡导的。唯其如此,才能进入良性循环。在这儿,学生又成了教师们赚钱的劳工?没钱人的子女就应该去这样吗?社会的贫富差距,等级差距是不是越来越突显了?
  现在的教育已经逐渐偏离了原有的轨道,面对我们的下一代,我们应该怎样选择?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正安一片瓦博客 » 面对教育的产业化发展,我们应该怎样选择?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持站长,资源共享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