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母亲的病

母亲是2006年患上的小脑萎缩,差1年满50岁。还好,此时我早已经成年,后天患病并无遗传的担忧。

而在此之前,此病潜伏了两年之久。早在2004年的时候,那是母亲在帮一家饭馆煮饭,我在县城就看见她走路有些异样,走路时两脚分得有些开。我忠告过她,这样走路一个是难看,再一个是习惯后对走路有影响。但她没有听,走路依然那样,而且似乎没有影响她的正常走路。

2006年,走路还是那样,她发现自己力气变小了,煮饭时搬不起了蒸子,但还没有发现走路有问题。于是她辞掉了那份煮饭的工作,来贵阳修养一段时间再找班上。力气变小了,走路出现了一些不稀稳,其他没有任何症状和影响,过桥的时候她出现了惧怕心理。生活没有大的影响,每天在贵阳帮我们做饭,早上锻炼,然后去黔灵公园背水回来,直到2007年10月以前,我们喝的水差不多都是黔灵公园的山泉。

在贵阳那段时间,每天除了让她锻炼外,然后就是牛奶鸡蛋的营养补助,而此时大家都一直以为是缺钙或某些物质造成的(因为我曾经因缺钾造成全身无力)。在贵阳的某骨科医院也看过,没有实质的结果,有次我不在,女朋友还被医托骗到苗医医院拿草药,如此这般,病因没有找清楚,一直补钙补营养。当然我的想法是一直是加强锻炼。后来不得已去了省医,花了800块做了头部的核磁共振检查,再看现在的症状,医生确认为“小脑萎缩”。这种检查好像是检查项目中较贵的,我没有怀疑结果,医生也没有给什么药单。我在搜索许多资料后,彻底承认了事实:这病目前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法。

不知道母亲是怕病情加重后影响到我们还是另外有想法,2007年7月以后就要求要回正安,我没办法做思想工作。教了她许多锻炼的方法,看着她的干劲我也有些侥幸的心理。终于在2007年10月1日,趁假期我把母亲接回了正安,而此时她必须有人在身边,于是又把父亲从茶场接到了正安。就这样,父亲虽然在茶场已经没有工资,但还能自己找点生活费零用钱,到正安以后就没了任何收入;母亲在2006年以前,也是自己打工赚取几百的生活费,而且还有盈余。而现在,他们所有的收入都没了,完全由我来安排整个家庭。

此后,2008年回家,看着母亲的病仿佛有些严重了,在父亲的搀扶下还在县城步行街行走,利用器械锻炼。他们还抱着侥幸的想法,四处求偏方治病,连搞直销保键品的也找上了,一整输液吃草药后,花钱并没有得到实质的效果。而我教的锻炼方法,父亲并没有监督执行,而且没有放在心上,我感觉到莫大的失望与痛心。看着父亲的身体瘦小的样,我极力让他戒烟戒酒,后来发现自己的话并没有被听进去,每次大吵后却无处倾诉。酒精已经把本来内向言少的他,变得更加畏惧与人交流。自卑得怕去办事都怕别人不给办,他的确也让许多人看不起。喜欢背着手四处闲逛,由于胸向前倾斜,头发也白了不少,50出头的人看起来比年龄老许多。这些都是他每天的酒瘾造成的,还有他懦弱的思维。

家里一直没有自己的房产,爷爷辈住的镇上的公房,父亲辈住的是国企的破宿舍。此前一直在茶场居住的父亲还舍不得离开那地方,他惧怕在县城所住的房子,虽然是交钱付租,但会随时被人追走。在2008年8月份,他的想法灵验了,房东为了租更高的价格,从原来的1200一年升为1500一年,此时我在正安但经常在外面。在我们商量的两天里,房东接到了别人2000一年房租的定金,此时不容得我们犹豫了,限一周以后搬出去。在此租住了五年,看着母亲如此的病情,对方丝毫没有留情面,我从小到大也没有被人如此戏弄,让我记住了东门丫口小巷的“岳家”。

在女朋友家的支持下,我在县城开发区买了套新房,而父母搬出出租屋后也去了女朋友乡下的老家。在此,我得感谢上天赐予我不幸也赐予了我有幸。经过二个多月的装修,父母搬进了新房。我想,此时父母应该在心里有些安稳与骄傲了吧,但新的恶梦即将来临。

2008年10月底的一天半夜,母亲在厕所因站立不稳摔倒了。地砖是防滑的不可能是被滑到,最大的可能是没有开灯稳东西没稳住,或者是蹲的时间太长而导致的。父亲并没有及时处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打电话来,在电话中仿佛天塌了似的,更为恼火的是没有送医院,我在电话中极力嘶吼,他也不准备送医院。理由是他们判断只伤到了脚腕,没有伤及骨头,而且去医院他一人无法照顾。我有些无语,谁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我的确就是有这样一个父亲。找了女朋友家哥去家里看情况,而父亲却用力从椅子上抱母亲起来,从而表示母亲自己能站起,后来证实说母亲自己还能站,只是脚被崴了,我才有些放心,没有极力要求送医院。也许父亲被预交几千的住院费吓着了,也许他真的是置亲人而不顾,我没有再追究,也无从评价。

2008年11月底,我和女朋友一起回正安,准备于12月完婚,自从我母亲生病以来,婚期不能再推了。当回去看着母亲自从那次摔倒后,就一直没有站起来,而且睡觉上厕所也由父亲抱上抱下,我的心情无法平静。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哄我,难道是为了减轻我的牵挂减轻我的负担?事实上恰恰相反,但他们没有理解这一点,无论我怎样去解释怎样去诉说。经过我的观察,由于小脑萎缩的病本来就惧怕用力、保持平衡的母亲,脚伤虽然已经好了,却“羞”于站立走路了。

作为一个独生子女的家庭,家里虽然一直没有多少经济,但应该生活条件是优越的。母亲本来可以帮助抚养我的下一代的,父亲本来还可以工作还可以挣钱的,一个被“小脑萎缩”夺去了自由,一个被“酒精”夺去了思想。现在,我必须为在正安的父母的生活费、房贷按揭,贵阳两个人的生活费、房租费等而努力,刚省掉的一点压力是自己的学业已经完成,但在将来还得为自己的宝贝考虑。

我自己,有不幸也有幸,从小也曾遭受可怕的病魔袭击,但现在,知识和思想让我顶住压力,继续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以上文字,如此种种,权当发泄,诸君未怪。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正安一片瓦博客 » 母亲的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瓦片:今天终于有空看你的博客,并终于知道了你身后的一些故事。
    要相信一句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得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祝福你有那么好的妻子及其家人。
    但是,如果真的选择回正安,也许在照顾家人的事情上可以做得到位些,但是经济(刚工作的月薪1700多点)和大环境给予你的,很有可能让你很失望、很压抑,最终或许会后悔选择回来甚至想出逃。
    虽然很欢迎你加入法院,但作为不很熟悉的朋友,希望你一定要考虑清楚。
    [reply=正安一片瓦,2009-05-29 04:58 PM]呵呵,工资已经超出预期了,期望能成功~~不要担心我的失望什么,其实我看得很明白![/reply]

    正安法院12年前 (2009-05-27)回复
  2. #2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哎 看过了 感触良多,哀民生之多艰
    继续努力,照顾好家庭吧

    看风景11年前 (2010-04-20)回复

正安一片瓦 爱技术 爱生活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