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喝酒

一年多来,已经很少喝酒了。每次喝完酒第二天,总是要努力的回忆自己当时有没有说过胡话、谎话,有没有失态,有没有让别人不高兴。我平时尽量的这样做,酒后不希望自己的形象全毁。自己在很多社交场合都是当叔、当哥的人了,不管是通过网络还是朋友,自认为塑造的都是成熟而又稳健的人,当然有时候也会童心外露。

这种心态我认为可能是强迫症的一种表现,越是这样怕喝酒失态,就越不想去喝酒。努力回忆,这十几年来,自己在各种场合喝酒都还真没有失过态。

喝酒最早可以追溯到小学的时候,在上坝茶场二队安学叔的老木房内。安学叔那是还很年轻,有次在家里过节献饭,完了他就给我和另一小伙伴喝了一小酒杯酒,酒下肚没两分钟只感觉到脸上发红,全身火辣。然后就是初中时有次泡酒坐席的时候,在大人的 下沾过酒,不到一两。真正开始喝酒是刚去贵阳读书那年,有同学在另外的宿舍烧酒精炉煮了些菜,在食堂打了点饭菜,并在校门外打了两方便袋朱昌酒。说是给我过生日,那年十七岁,一大漱口缸下肚就晕呼了,不断的吃菜吃饭压住,结束时已经头晕眼花了。同学扶我上楼回宿舍,睡在上铺有些胡言乱语,最终没压得住酒气,吐了床下一地。当时很感觉当时给我打扫的那位同学,后来也走得比较近,直到现在。

喝酒虽然没有瘾,但有时也会有馋的感觉,只不过是一闪而过。忙碌的工作和生活,难以有空虚寂寥的时候,逐渐对游戏、酒吧失去了兴趣。但自己又渴望溶入朋友、溶入社会,而不是两点一线,于是又矛盾的想利用时间进行社交、发展爱好,做一些自己想做的存在于计划或理想中的事情。

不管怎样,自己不反对喝酒,但反对嗜酒,快乐生活,也要注意身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