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波:神州处处“性文化”

转自腾讯专题

导读:

  我们处在这样的时代,一方面,夫妻锁在房间里看影碟会被捉走,开色情网站被判无期;另一方面,街头立着“破除性神秘”的生殖器巨雕,街边随处可见性用品商店,查处卖淫嫖娼成了一种罚款渠道,写作进入了“下半身”,网络门户充斥着色情或色情暗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乱象?因为对性的管理本身就是矛盾的,不能管得太死又不能放得太松。所以,只好默许与打击并存,宽松与严苛并存,时不时就会有一些“倒霉蛋”做了“典型”

全文:

  “走了欧洲的很多城市,总体印象是博物馆很多,主题也是五花八门。但只有在阿姆斯特丹才能看到专门的性文化博物馆,”这是一篇欧洲游记的开头。

 

我想,这个局面是要打破了。如果要看“性文化博物馆”,何必到阿姆斯特丹去呢,到中国来吧,今天的神州大地,“性文化”之博物景观,已是花开处处了。

 

7月9日,西安媒体报道古城的性文化艺术展览馆迎来了它的第一批游客,这一景点并已列入“和谐陕西百姓游”的旅游通票。同一天,另一家媒体高调报道,浙江横店合欢谷旅游区建成“全国最大的性健康教育基地”,展示真人大小的硅胶裸体人模。7月6日,广东媒体报道珠海商人要将计划生育用品市场建成“集性雕塑公园、性博物馆、性艺术馆于一体”的世界最大性用品市场。

 

“要做就做最好的”,雄心壮志不仅在创造“全国最大”、“世界最大”的实体中得到了展现,还通过“艺术方式”呈现出来。西安的展馆里,有巨型男根雕塑,“据说目前正在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珠海的斗门区白蕉镇街头,也竖起了5米的巨型男性生殖器雕塑,据报也是“目前正着手为雕塑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而更早一些时候,长春的萨满欢乐园里,一根高达9米的国内最大人工生殖崇拜图腾竖立在了山头。

 

我明白,性的神秘是需要打破的,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下子就会涌现出这么多破除性神秘的勇士。“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性展览突然就大放起异彩来了,神州处处性文化,这到底是破除神秘,还是走火入魔呢?

 

何况夸饰到不可理喻程度的雕塑,又哪里是“破除神秘”的样子,分明就是在制造性崇拜。这种崇拜以巨大的男性器物加以展示,显示出一种以男性为中心和主导的性意识,分明就是陈腐观念的恶性散发,即使谈“性文化”,也只能算是腐朽的性文化吧。然而,正是这些雕塑构成了展览的视觉中心,甚至不由分说置放在街头山头,强行侵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当巨大的性主题雕塑竖立在公众生活空间的时候,有关部门在做什么呢?长春市文化局表示“从历史文化保护的角度和必要性说的话,建这么一个图腾是可以理解的”,旅游局认为“不便发表看法”。珠海市斗门区工商局表示,雕塑是否合法,无法断定。看来,在城市公共空间摆放大型雕塑作品,是随心所欲的事情,连属于哪个部门来管理都无法确定,似乎只要愿意,任何人都可以在城市公共空间随意建筑,只要说那建筑物是一个艺术品,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巨大的生殖器雕塑可以竖立在公众面前,而且以“保护传统”和“破除神秘”的堂皇理由对市民预先封口。谁要是不想抬眼就看到那雕塑,那就是不珍视传统,思想不解放,视觉的强奸变成了一种“文化教育”。

 

我们就处在这样的时代,夫妻锁在房间里看影碟会被捉走,为证明没有卖淫会被反复要求检验处女膜,这只是利益没有到位罢了,真正说来,街头立着“破除性神秘”的生殖器巨雕,街边随处可见性用品商店,查处卖淫嫖娼成了一种罚款渠道,写作进入了“下半身”,网络门户充斥着色情或色情暗示,这才是精力导流的一般路向。

 

也许,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时代,色情正在成为生活丰富的证明,成为一种日常消费,也成为一种被默许的发泄剩余精力的渠道。无论如何,当你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无论修身养性,消费追新,还是耽于色情,你将获得无穷的乐趣,这样你将不再想别人的事情、公共的事情,水流被导向了私人生活。全身心地构造私人生活成为一种代偿机制,当人们都对公共生活兴味索然,社会该是多么清泰平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