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20年以来,与你常在!

懒得烧蛇吃

  经常听家乡的人讲“懒得烧蛇吃”,这句方言应该是出自于四川、重庆方向。因为正安与重庆比邻,所以很多说话习惯也就差不多了。我长期在贵阳,这些方言我一般倒是不会说起,不是因为不会说,而是没有这习惯罢了。
  懒得烧蛇吃,应该是形容一个人特别的懒惰。为什么呢?蛇本来就是一种很懒的动物,基本上是吃一顿就要管很久的。它的消化系统是不动的情况下是很缓慢的,就是因为它懒得基本上不运动。烧蛇吃的人,想来也是继承了蛇的懒惰性。
  如果真正动起来去捕蛇、去生火烧蛇的人,我想也不是很懒的,但是为什么“懒得烧蛇吃”就是形容一个人的懒呢,而且不是一般的懒。在方言里,都是叫的“懒得烧(xie)吃”,其中的“xie”应该就是“蛇”了。我还有一个观点,我想这个观点应该是正确的。就是当中的“蛇”,应该是“涩”,就是原来生活在农村的小孩头发中或是衣服中的类似于丑虫的一种吸血的虫子,人们都叫它“涩子”。方言来自于农村,而“涩子”那是不讲卫生的小孩们自产的,而且大人把“涩子”找出来一般都是放在火里烧死,只听“卟”的一声,“涩子”就灰飞烟灭了。
  所以,“懒得烧蛇吃”应该是“懒得烧涩吃”。如果是这样,“涩子”那就是自产自销了,而且是不用劳作、不用洗澡就可以出产的。想一想,一个真正“懒得烧涩吃”的人那可是真正懒到家了。
  后来经推理查证,其实应该是以上的“懒得搔涩子”,说一个人懒得搔“涩子”,就是说他懒到极致,连被“涩子”咬了痒痒都懒得伸手去抓几下,连动物都不如。但是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已经演变成“懒得烧蛇吃”!所以音变了,从个人理解的角度,就会发生一些差异。
  但“跳蚤”和“涩子”是两种不同的虫子。跳蚤用方言来讲叫“疙爪(zhao)”,多生长于动物皮毛中,具有跳跃性,和“涩子”是完全不同的。
  懒人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也许身体上的懒并不代表大脑的懒,如果身体和大脑都懒了,那么这个人就成了行尸走肉,严重退化了。因为有人懒得爬楼,所以发明了电梯;因为有人懒得走路,所以发明了汽车、火车、飞机;因为有人懒得计算,所以发明了电脑;因为有人懒得洗衣服,所以发明了洗衣机……,像这样一些懒人,应该还算是比较值得学习的。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正安一片瓦博客 » 懒得烧蛇吃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持站长,资源共享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