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某夜

 八月末的贵阳,热烈而清爽。
  周一,下班以后,朋友还沉浸于酒的回味中,也许是构想的爱情甜蜜中,乘车从近郊到市区让我找地方吃饭。他带来了一男一女,男的是朋友,女的是他爱情的目标。去的地方已由“毛家”改为“赤水”,停留在去年的记忆里的我,差点就带错了地方。
  朋友都喜欢我的踏实与耿直,这我一点不否认。我不嗜酒,但也不拒绝酒。所以朋友以酒放松,还是以酒叙情,在可能的情况下都会叫上我。
  近晚九点,“四人帮”来到合群路某夜总会包房。一直想撮合朋友和那女生的,但无奈自己也是“感情白痴”。唱KTV还是不甘弱示于人的,拿起话筒,零点乐队、BEYOND等的歌曲顿时被我撕吼了出来。
  其实人们平时都活于伪装之中的,人与人的交流中也会存在猜疑与浮夸。只有一种情况,人们才会把真实的一面显现出来,那就是喝酒的时候。也不管是否为完全真实,或是迷糊,但刹那中总会表露一些真实。我不能说自己平时是真实的活着,但酒醉后会更真实,因为我平时是不会把自己的苦与痛讲出来的,只有醉的时候和能一起醉的人面前。
  我不断的上厕所,包房内的音乐变成了迪高。人们的酒在向上蒸发,慢慢的,慢慢的,我看着朋友们真实而又无奈的一面。一个是需要,一个是需要但又没办法要,一个则是有了还要继续要。而我,则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去想什么去说什么。
  已是半夜一点过,夜宵后大家各奔东西。朋友和那女生则送我至楼下的路边才打车离去,也许都是想和我交流更多一些真实的想法吧。
  看着夜市小吃摊上吃吃喝喝的男男女女,有几人真真明白了感情的意义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