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的父母

不管怎样,2013年的11月始终没有抽出时间来写上一篇日志。

11月,单位年终考核有些忙,父亲的事情更占满了时间。11月10日,农历的十月初八,本来无意过自己的生日,但还是约了两三个朋友出来吃串串并喝了不少酒。妻子带着小孩回到家,随后打电话来,讲父亲肚子痛得着不住让我回家,电话中声音有些颤。虽然影响了心情,但我知道迟早有这一天。

带着满嘴的酒气,将父亲送进了县医院七楼肛肠科。这事惊动了妻子娘家一家人,全面来到县医院查看情况。入院与医生交流时,都是共同的一个观点,父亲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父亲入院后,每天除了早上妻子换一下自己到单位照照面,处理一些事情外,其余20小时都是在我在医院全程照顾,每晚睡在旁边的一张病床上。

24天,父亲一直没有吃上东西,每天都是营养液和止痛针,最后从痛到不痛,从清醒到糊涂到昏迷,最终于12月4日晚8时25分停止了呼吸。母亲去世七个月后,在同一年父亲相继而去,都是绝症,不得不认为对于他们是一种解脱。然后就是整整三天的丧事,最后父亲和母亲合葬于天圆山公墓。

父亲的病是在几年前就开始忠告的,但他从不进医院、也不打针吃药,无论怎么劝说。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他的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惯是让人反感的。

不管怎样,曾经因为母亲的病而回到故乡,无非是为了尽自己的孝心,如今父亲相逝而去,自己自始至终都妥善的安排,相信他们也知足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