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20年以来,与你常在!

新手驾车走兴仁

  这是我第三车上路开车。
  第一次是去年考驾照的时候,和教练等四个人去路训了一天,然后过几天就考试了,并且顺利通过了考试。第二次是上个星期的青岩之行,当时对自己能开车入市区,出市区到青岩感到惊讶,毕竟拿到执照后还没有亲自上路开这么远。这是第三次,周末(21日)大龙的一个决定:因为他有急事要回老家去,决定自己租车开回去,实际上他拿到驾照才一星期。早上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车已经租了出来,而且他也不可能一个人开回去,像这种情况他是知道我会和他一起的。
  刚开始的确有些不回思议,300公里的路程,除了高速,也一样的有弯道较多的县级公路,而且对于经验不足的我们来讲,不知道后面会有些什么事情发生。但是,鉴于自己对原先一些问题的总结,应该在比较慢的情况下处理得过来。所以也没怕那么多了。
    大概十点半过些,大龙打电话来让我去枣山路旁边等他,他从新天寨开车过来接我一起出发。后来由于北京路堵车,所以他从喷水池这边沿延安路过来,于是我又跑到客车站旁的服务大楼旁边等他。这几天开党代会,交警把本来不宽的市区道路分了一条车道给开党代会的车辆,市中心区域就会在非高峰期堵堵车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大龙才姗姗来迟。当我坐上车后一看,他的一个堂兄弟居然在后排的,要和我们这两个新手一起回他老家兴仁去。其实也不用担心了,虽然我们两个比较冒险,但感觉还是有把握的。
  大家都没吃饭,时间也不等人,主要是市区不好停车,于是决定到郊区去吃饭。于是在三桥后坝路边,大家花六元吃了顿快餐。出了后坝,就可以上贵黄高速路了。在高速路上的感觉是很新鲜的,因为原来开车都没上过高速。这段路我和大龙差不多各开一半。刚开始大龙开的时候,我拍了几张照片,想想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我开的时候,也感觉到了速度的快乐,但精力丝毫不能放松,边和大龙吹牛,眼睛却不敢东张西望。
  过了一个多小时,高速路被堵上了,要从匝道出去。前面有部出租车出奇的慢,基本上要停了下来,又超不过去,大龙怕我撞上去,急忙喊着刹车,其实我也已经开始刹了,只是不能太快刹下来。后来我开出了高速,进入了普通公路路段,这些路段我根本就认不到,而且路窄。有好一段,前面有大货车堵着走,弯多又不敢超过去,真的是好无奈。由于在修高速路,老路也被压的坑坑洼洼的,在一个正在修建的高速路的桥下,我弄熄火了,真的抱怨这段路,于是让大龙继续。
  快到关岭的时候,又轮到我上了。关岭街上居然也在修路,晕死了,大太阳当天,满路都是灰尘。有段两边都堆满了吵石,我发现自己能快速的转着方向盘过去了,也许开车不过如此,真的是个熟练活。到关岭的街口,发现有边写着“封路请绕行”、有边写着“兴义”。大龙说原来坐客车时有从“封路”这个路口过去的,因为这边是关兴高速;而写着“兴义”方向的牌子的那边是老路,很难走的。于是从右边走上了“封路”的这条路,以防万一,在街边问了一个老太太,她说这边可以过去的。这下放心了。这条路过去,一路上都是“柴火胡椒”的灯箱和广告牌,看来这边已经把这做成品牌了。我开着车,看着前面正在修建的高速路,大龙凭记忆让我几下就绕上了关兴高速路。呵呵,好爽的一段路。我可不是说这段高速如何好,而是我发现只有我们一辆车在这段高速路上跑,没有来车,也没有去车,仿佛这条路是属于我们的了。车速始终在八十到一百码。
  到了巴陵匝道,该出去了。因为大龙的老家在兴仁回龙镇,从这边出去就不用绕路了。出了高速路,大龙是最熟悉这些路段了,于是他驾着车在回家的路上飞奔。
  先是到他上过课的学校办了点事,到达回龙镇时,已经是四点过。在镇上又办事,顺便丢下了他的堂弟,完时吃了饭后已经六点过了,又送他的同事回学校,再一谈谈,七点过了。还好天气比较好,七点过天快黑的时候,由于是办事,大龙也没回家看看,又急急的赶往兴仁县城。
  到县城,大龙可能觉得和我一起这边吃住都好安排,其实也太为难他了。当晚在他的堂哥家,我和大龙、他堂哥,还有另一个朋友。打牌喝酒,这种方式也许成为了他们这儿不成文的习俗,能喝酒的人在这儿是必须要过这一关,其实这也是他们好客的一种方式。由于是四个人,三个人斗地主,当地主的斗输了就下,轮着玩。当场拿了两瓶青酒上来,倒了大半瓶在一个大碗里,旁边摆上两个小碗(我们平时吃饭的那种)。大家约定地主最多喊三斗(三汤瓢),三汤瓢基本有小碗的半碗。如果地主输了,当地主者则要喝六斗,基本上有一碗了;如果地主赢了,其他两人则各要喝三斗。兴仁喝酒方法和我在遵义那边最大的不同就是喝酒不吃菜,这可苦了我了,看着一碗碗的酒,压力就来了。还好的是,大家喝完了两瓶青酒,又出去吃烧烤。吃了些东西,自己就舒服多了。今天自己是喝多了,但也要撑下去,后来又上了几瓶啤酒。搞完后,我看都到位,也就叫大家走了。还好,今晚没有当场败下阵来。
  谢绝了大龙的堂哥和另外那位朋友的住宿邀请后,大龙领着去找他熟悉的一家旅馆,可是已经是半夜一点过,找到后又没有人开门。所以临时找了一家小旅馆住宿了。
  第二天太阳起的特别早,七点过太阳就进了房间。于是起来,大龙领我去看了兴仁的剑平池、真武山及东湖。本来早上就准备回去的,看来大龙是谢绝不了他朋友们的胜情邀请。准备中午到兴仁放马坪草场去玩玩,实际上我和大龙也不知道放马坪草场有多远,想想不过十多公里,去去就走,三点左右是应该能出发回贵阳的。
  他堂哥们又租了一辆面包车,邀了几个朋友,大家一起来到了放马坪草场。没想到,到这个地方有二十多公里,而且路也不好走,弯比较多,有一截还在修路。来回两趟,这可锻炼了我和大龙两个的开车技术。
  从放马坪回来,已经是五点过了,大家又吃了饭。考虑到我们两个要开车上路,所以也没喝酒,也匆匆吃完了饭。出发时已经六点过了,再到回龙镇接上大龙的堂弟。大家由原路返回了。
  这次可没得来的时候那样舒服了。上高速,过了北盘江大桥,我们依然来到关岭路段。但这时并不是走的高速,而是走的老路,天也已经黑了下来,天空弥漫着乌云。走着走着,天空开始下雨了,并且电闪雷弥,清楚的看着闪电在前面的天空落下。雨越下越大,雨刮仿佛起不了作用了,车窗又不能打开。前车窗也起雾了,我开着车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停下来了一会儿,后来开了一点窗子防止前窗起雾,于是起二十码左右的速度开始前进。前方不段有货车行来,灯光强得刺眼,路也不宽,再说自己从来没有开过夜车,看到对方快到跟前了自己就索性慢得快停下来。
  开着开着,看到了一块前方有块“十多公里的下坡,慢行”的牌子时,我感觉到了这段路的险峻。果然,长坡急弯真的特别多。走着走着,发现路边有辆侧翻的货车,还好没挡路,过了之后大龙说那货车尾灯还在亮,这可是开快车的后果。一路行来,旁边有很多被闪电击落的树枝,看来这个地方是个典型的雷击区了。
  由于天气闷热,有个不知是什么昆虫在车内飞来飞去的,我开着车实在受不了它。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到了我的颈上,一下刺痛,我知道我被蛰了。左手把它捏死了,并下意识的就踩刹车慢了下来,但没来得及换档,车子就一下子熄火了。此时是上坡,我发动了一次,没能起步,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后面的一个面包车被我吓了一跳,它可能是一直跟到我的,而我却时常忘记看后视镜,虽然它很生气,但还是绕到走了,谁叫你没注意后车窗的“实习”牌呢。
  大龙要急着回来还有事要办,上了贵黄路后,他就一直用一百二十码的速度狂超车。虽然很冒险,但我们一直在交谈,前面是否有货车,注意道路之类的。
  终于在晚上十一点,我们到达了贵阳。去时四个小时,回来五个小时,完成了我们自驾的兴仁之行。

 2007-04-23_150031-0.jpg
  前方的大路延伸到大龙的老家兴仁

 2007-04-23_150031-1.jpg 
  开车就是要看着路握着方向盘踩着油门

 2007-04-23_150031-2.jpg 
  是我们在飞奔还是路在飞奔

 2007-04-23_150031-3.jpg 
  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有时间去感受纯朴的大自然呢

 2007-04-23_150031-4.jpg 
  传说中的北盘江大桥,他的高度中国第一呢

 2007-04-23_150031-5.jpg 
  看看前看看后,冒险敢紧拍下了这张照片

 2007-04-23_150031-6.jpg 
  北盘江大桥旁的山是那样雄壮

 2007-04-23_150031-7.jpg 
  大龙旁边教书学校的老教室
 2007-04-23_150031-8.jpg 
  沐浴着晨光的大龙
 2007-04-23_150031-9.jpg 
  真武山的朝阳
 2007-04-23_150031-10.jpg 
  兴仁东湖旁的蜜蜂采花
 2007-04-23_150031-11.jpg 
  兴仁放马坪草场一景
 2007-04-23_150031-12.jpg 
  兴仁放马坪草场一景

 2007-04-23_150031-13.jpg 
  兴仁放马坪草场一景

 2007-04-23_150031-14.jpg 
  兴仁放马坪草场一景

 2007-04-23_150031-15.jpg 
  兴仁放马坪草场一景

 2007-04-23_150031-16.jpg 
  大龙和他的堂哥在放马坪草场

 2007-04-23_150031-17.jpg 
  花江大峡谷

 2007-04-23_150031-18.jpg 
  花江大峡谷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正安一片瓦博客 » 新手驾车走兴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支持站长,资源共享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