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大雪飞歌”,转两篇文章

  其实取这个博客名,也是因为我喜欢雪。小时的记忆是永远也抹不掉的,原来在茶场每年都遇上雪,遇上风雨,当他们打在我身上的时候,这种感觉是那样的亲近。终于,为了学业,为了事业,我离开了那个地方;而社会的变改,企业的倒闭,很多熟悉的面孔的消失也使印象中的茶场成为印迹。不过我还是喜欢雪,喜欢蒙蒙的毛毛雨及掀起毛草花儿的微风,还有那一山山的青绿。
  很想在雪中放声歌唱,更想在其中幻想翩翩。原来跳跃的思维,现在都已经固定在工作及钱上面。想来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其实也是这样。所以有这个博客名了。

  今天在网上搜索“大雪飞歌”这个词,出现的完整关键字的,除了是我的博客,就是两三篇相关的文章了。原来的链接已经打不开了,只有用百度快照查看,觉得写得还可以,文字很真实也很优美。

大雪飞歌
  雪缠绵的落下。一直落到了我的心里。我把下雪,当成我最浪漫的日子。因为我有许多故事都在雪日里发生。雪轻舞飞扬,撒落了满天的快乐,哪个季节都没有雪日那么缤纷,那么纯洁。阳光亲吻了雪,于是,雪更加生机勃勃,升腾了袅袅云雾,把树木装扮成圣诞老人,在用他的胡须,聚集起洁白无瑕。
  我好象走的很疲惫。太阳己升起,红红的脸庞让我有了无言的感激。我疾奔雪覆盖下那毛草屋,打开门时,温暖抹去了我的惆怅。我欣然面对着一盆炭火,抖落我的疚悔和心痛。
雪仍然感动着我。她静静的躺在原野上。掩盖了我零乱的脚印。同情我的忧伤,我的情愫也撩乱我纯纯的相思,破译着锁住我心扉的密码。
  在雪后,我艰难的诠释了爱的天书,预测我将流浪到何方,驻足于哪一寸芳草。我有些忘情,对着茫茫的雪原我放声歌唱!
  我的手以冰凉。我一次次复述心底的情殇,演绎这故事的时候,我漾起幸福和悲凉。爱情仍在贯穿我的一生,是霓虹和黑暗的之河的波浪。为了寻找崇山峻岭中的一点希望,我宁愿放逐北国雪野,饮悲风中浩歌!

大雪飞歌
  3月11日,周六,早起。周五晚把电脑里的歌曲随便挑了些比较喜欢的,拷贝到手机,有二十首吧,骑自行车去上课,往返90分钟,够听的了。出门遇大雪,落地即融,不影响行路。一路听着歌,穿行于雪中,情绪激荡,浮想联翩。我心飞翔……
  第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爱听这首歌,除了喜欢歌里的新疆味道,还因为我是在2002年尾,整理好行装,踏着皑皑白雪,独自一人远行他乡。那一定是2002年的最后一场雪,雪藏着2002年的忧郁和有些烦乱的记忆。每次回忆起来,耳边都清晰地响起那一天踩在雪上,从鞋底传来的“吱吱”声响。两次到乌鲁木齐,都是在炎炎夏季,决无可能下雪。留在记忆中的是异国他乡一般的回民聚居区、建筑风格独特的大“巴扎”,和甘甜的石榴酒。2002年雪中的乌鲁木齐,只能永远停留在想象里。
  第二首:《笑傲江湖》。毕业那年,即将各奔东西的一大堆同学在站台互道珍重,有人起头唱起“沧海一声笑……”,随后歌声轰然响起,人人泪如雨下,好一场豪放凄惨的别离。十年后,再聚,班长喝大了,死磨滥缠逼着一对在校时秘密谈恋爱的同学讲一讲当时的若干细节;还信誓旦旦地说5年以后一定再象今天这样组织一次聚会。害得班主任唐僧似的劝:5年太短,没多大变化,聚会意义不大。大家总结重聚体会并达成共识:十年前啥样,现在还是那××样,每个人都是。
  第三首:《讲不出再见》。粤语歌,Alan的。唱流行歌曲的,我最喜欢Alan。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前一天晚上,我失眠,就一遍遍听Alan的一盘专辑,越听越兴奋。半年后发现我六级的考分比四级高一截子时,同宿舍的几个家伙莫名惊诧的样子难以形容。我能完整唱下来的唯一一首英文歌曲,就是Alan的《Because I Love You》。现在不再听这首歌,想听,自己唱——唱不好是另外一回事。
  第四首:《天路》。巴桑唱的,可以称之为“天籁”的妙音。歌声起处,天地空明,无物无我。
  第五首:《走出喜马拉雅》。琼雪卓玛唱的,是个“新人”,影响面好象不大。这首歌很狂放,节奏感强,弄得我不知不觉把自行车骑得飞快。我更喜欢她另外一首歌,抒情地唱“那天我走过风中的草原、有金色的格桑做她的手链、梦中的草原如同待嫁的姑娘”这样一些歌词,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