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之罪,源于冗员之累!

今天转东方卫视,看到骆新在讲公务员和执法的体制问题,并看到了他的博客地址。
再进博客一看,他在电视上讲述的就是“偷拍之罪,源于冗员之累!”这篇文章,写得很深刻,特此转过来。

公务员,顾名思义就是为社会的公共利益提供服务的人。既然一般意义上的“国家公务员”,是靠全体纳税人来养活的,那么,老百姓当然也有权知道,他们的服务是不是到位?如果不到位,究竟又有哪些监督和惩罚的措施呢?

当然,今天我们不谈“贪赃枉法”,那属于触及法律了,所遭受的惩处一定也是相当严厉的,但如果他们当中就有一些人“出工不出力、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呢?表现出来,就是政府机关办事效率低下,工作人员的办事态度,也让老百姓不满意了,那怎么办呢?

重庆市的綦江县最近想出一个办法:偷拍。其实这样说,未免笼统和偏激,正确的解释是人家是成立了一个督察组,利用“高科技手段”监督公务员的服务!为了防止公务员在单位无所作为,甚至胡作非为,尤其是对群众态度粗暴,利用上班的时候听音乐、打麻将、逛街购物,或者干脆睡大觉,我派督察人员带个摄像机,神出鬼没地在你身边转悠,成天让你置于“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发现情节严重的,要么处分,要么停职开除。

我觉得,这么个“招数”能被琢磨出来,可以想见当地的公务员队伍,可能出现的问题已经不少了。说的文雅一点叫“尸位素餐”,说的恶俗一点,那叫“占着茅坑不那个”。你说情况严重吧,至少还没让綦江再倒塌一座“彩虹桥”;你说不严重吧,千里长堤,还溃于蚁穴呢!偷拍的方式,也许不可取,怎么说,这也算是对公务员人格的侵害,不合情;但微服私访,针砭病征,好歹也算机关督察人员的职责,也算合理!这就相当于,有一段时间,大伙嚷嚷着“交警暗中执法”不对,这让违章的人“很受伤”,可是你怎么没想过,你毕竟违章在先,让整个社会秩序先受了伤啊?猫出来捉耗子,还能提前敲锣打鼓地通知老鼠一声说:“别干坏事了,我来了!”

如果你自己不做亏心事,那何必害怕“鬼叫门”呢?

但是,许多事情,我们必须揭开表象看本质。按照《宪法》中的解释,国家公务员执行国家权力,是有法定任期的,业务考核也必须遵照标准和程序来进行。如果对于这些人员的考核,只能借助督察组的力量,那么说到底,还是内部认整内部人,最后必然是强大的习惯势力依旧占了上风,督察的名义要么被权力所借用,要么就成了形式主义的牺牲品。

权力和监督,是一对相互博弈的力量,只有这对力量长期势均力敌,才能够长治久安。能有效对付“平庸与懈怠”的力量,其实,并非完全来自组织内部,而重点更是要依赖外部!试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公务员,肆无忌惮地“保持”态度恶劣、尸位素餐?答案无非是,机关里冗员太多,每个人后台又太硬!如果机关人员数量,能真正根据工作量来安排,并受到严格制约,大家哪里会有那么多“闲功夫”打麻将、睡觉和逛大街呢?既然公务员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在决定他们去留的事情上,说了都不算,所谓服务,自然也就严重缩水。

很多年前,刘震云先生就写了两部小说:《一地鸡毛》和《官人》。到现在,我都认为,这是对“具有中国特色”的“机关病”最好的描摹。难怪有人告诉我,这几年不少大学生毕业,考了公务员,进了某个机关,先开始,还是认为自己“大有作为”;待了一两年,就觉得“难以作为”了;再过几年,干脆也就心安理得、舒舒服服地“无所作为”了;最后,发现体制中漏洞百出,甚至开始“胡作非为”了!

所以,偷拍之罪,源于冗员之累,而想要消除冗员之累,还要寄希望于传统公务员制度的兴废。綦江偷拍事件,看似给我们出了个难题,但也帮助我们,看清了“社会管理成本居高不下”的制度缺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