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七日:在茶场找不到昔日的伙伴

 国庆第二天,10月2日。今天的任务是从茶场接老爸下正安来照顾老妈。

  上坝茶场,越来越只留在记忆里了。七几年的时候,爸妈来到茶场开荒种地,把青春献给了这片土地,如今却没有什么回报。

  刚进入八零年代的时候,我出生在茶场场部后面叫马房的小山沟里,这儿只有两三间大房子,很早以前在旁边的山坡上喂着很多牛马和羊。

  真正有记忆的时候还是搬到了场部靠东边的一间宿舍,那时已经有四五岁了,有时和一些小伙伴玩,有时和自己家的狗玩。自由自在,总感觉天是那样的蓝、草是那样的绿、风是那样的凉爽。

  不过那时的脾气可不好惹,不管大人小孩惹毛了可是要还手的,而且不管轻重。记得一次,用石头把一个伙伴的头砸得满是血,这让他家长和他兄弟一直恨了我十几年,直到我上初中时关系才搞好。

  当时老爸一直在家里放着酒,知道酒能醉人,但不知道是否能醉狗呢,抱着这种想法我进行了实验,光酒喂狗它肯定不吃的,于是兑了水,它闻着味还是不吃,我急了直接扳开它的嘴灌了进去,后来证明狗如果真喝了还是会醉的,不过不会打穿穿,而是睡觉。

  八几年的时候,场部有台彩色电视机,这可让很多职工、家属、子女晚上有耍的地方了。但由于人多,晚去的肯定得不到好位置,妈妈就叫我去占位置,由于脾气不好,一次一个叔叔没见我的比划,直接坐到了我占的位置,我扯起一陀就打去,也不管打到了那儿。后果当然是被后来的爸妈批评了。

  ……

  看来我可以出第二本《小时候》了。越写越多。

  早上8点的车,可以坐到班竹乡。由于我要收拾点东西,老妈提前去买了票,好还到班竹车的站离我住那儿不远。我一般都不吃早餐的,在车子出发之前,老妈还是买了两个包子给我带上。到班竹的车依然是中巴车,但现在卖票上客都正规了不少。8点准时出发了,这回是快了不好,而且没有原来那样的颠簸。到班竹时一个小时,这让我觉得有些不可能,原来都是二个小时至三个小时,现在居然快了这么多。发现现在这截路全是沥青路面了,而且拓宽了不少,这让司机们都可以提速跑了。不过弯道一样的多,一样的急,不熟悉路段的朋友可不要冒然跑快哦。

  如今的班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已经在原来的街道的下面重新修了一条街道,两旁的房屋也是统一规划的,现在赶场已经可以两条街赶了。到班竹时只有9点过,想到时间还早,虽然上到茶场还有几公里,也没必要叫三哥来接。自己就用脚赶路了。

  在高堡那儿遇上了来赶场的老爸,不可能再让他在那儿赶场了。正准备一起回走的时候,遇上了一部务川县的出租车,在这种地方遇上出租车可是十年难遇了,何况是外县的。不管了,先拦下来再说,反正都是出钱走嘛。车一停下,副驾驶的女子和老爸打了招呼,看来是遇上熟人了。男的是务川人,女的老家是茶场下面农村的。刚好他们夫妻也是刚好回老家看看。就这样顺路到了上坝茶场。

  茶场还有很少的老职工了,应该不多于十个人。我成了这儿的稀客,基本上认识的知道的都会来看看,或是打个招呼。如今都是当地农村的在茶场打工的,还有承包茶场的浙江人在那儿的比较多了。

  很多老房子都推倒重建了,只有场部的那栋二楼瓦房依然屹立,也许只有那栋房子能看到知青时代的身影。场部外面的一大块平坝都搞成了大大小小的花园。如今那些浙江人也会搞“时髦”,很多房子的墙上、门上帖上了知青时代的标语和宣传画。知青时代只有怀念,是不可能重返的,也没有人会认为那时代的政策是正确的。

  由于计划的时间比较紧,尽量今天就赶回正安,于是让三哥准备给我找个车包车下去,因为还是有些东西需要搬的,虽然不是很多。而床铺和一些其他东西,老爸认为有时可以上来看看,也就不搬了。既然答应下去和老妈一起了,以后时不时上来耍哈也是可以的。

  今天不但在山路上“打”到了出租车,没想到一辆双排座轻卡货车送东西经过茶场场部,刚好可以装上东西到正安。巧的是,那辆出租车和这辆货车都是新车,座位上的塑料膜都没有扯掉。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到班竹装了些货和人,就直接往正安开了。

  到正安时,已是晚上七点过,一路顺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在前往班竹的路上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班竹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班竹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新修的上坝茶场招待所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上坝茶场路边的花儿

One Reply to “国庆七日:在茶场找不到昔日的伙伴”

  1.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好像变了不少,只是那野花看了好亲切,真羡慕你,还能时不时的回去看看!如果风景没被破坏的话,其实农场可以划出一片地方来搞个度假村什么的,亲自采茶是一大特色。可惜就是交通不方便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