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图个啥?!

有关写博客,我曾经鼓动了很多人,大都失败了。



能写的怕发上来被人抄去了,再说发上来也得不到什么钱,所以还不如用纸写或者在家用电脑写了直接投稿。



不能写,赶鸭子上不了树,不过还绕有兴趣的问写这个有什么好处。于是,我无语了。



是的,金钱社会,自己也不能太理想化。在新三座大山的重压之下,大多的人们都不可能达到我这样的“思想高度”。事实证明,能写的人没有写了,不能写的人也没写了。有些时候我甚至认为,这也许是放纵了我自己,游戏化的思想罢了。



这让我更难理解来黔东南苗族地区榕江县月亮山支教的志愿者陈晓明



陈晓明,江苏盐城人,26岁,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2005年作为西部志愿者来榕江,分到计划乡支教。在乡政府驻地的加两小学教了一年书后,主动申请到摆王村污讲小学。今年7月,本已结束“西部志愿者”使命,同来的伙伴都返回家乡工作了,但他却在摆王村留了下来,目前属计划外义务支教。志愿期满,国家发给的600元补贴没有了,他写申请要求一辈子留教污讲小学,还说他可以不要任何报酬。由于受到家庭反对,家里没给他提供任何经济来源,乡里按代课教师待遇标准发给他每月300元钱。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精神或感情让他留了下来,为了相爱的但没上过学的黑苗姑娘?为了当地的几十个小学生?为了支援当地的教育?也许其中都有。比较难理解的是,他父亲是一个造船厂厂长,家庭是比较富有的,回去是有很好的发展机会的。而且现在是作为代课老师,乡里要求他去考试转为公办教师提高待遇,但他拒绝了,居然说:“考什么呢?工资拿多了有什么用?我目前领这点工资还嫌多哩,够用就行了,何必浪费国家的钱?”



他在当地学会了黑苗话、红苗话和水话,并可以用水族话交流。在两年的时间里,也许很难有人做到。



在现实社会中,我们不得不佩服陈晓明,毕竟他和他的精神已经如大熊猫一样珍贵。很多人也许永远有一个疑问,他到底图个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