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次转折

初中毕业那年,我家还住在二队。一排在山堡上修的水泥平房,每两套中间有个小院坝,全部向南,每套一室一厅一厨,近六十个平方,一共十套,我家八七年搬过来时占了中间一套。

在安场读书五年,从小学五年级一直到初三,一个人的生活实在是让自己受不了了。中考以后一下子产生了厌学情绪,只想好好的放松自己,只想在父母身边在草原蓝天下生活。茶场是一个没有压力的无忧无虑的环境,有吃的有住的,有劳保用品,还有伙伴一起游玩。

毕业后那个暑假,我没有和伙伴们到处游玩,那几个都在县城或是补课没有回到茶场,自己就和几个长辈去了山顶后的中坝钓鱼,一直到假期结束。每天早上天快亮时出发,先上坡,到顶后再下坡,然后钓到中午回来吃饭,那个假期体重从一百三十多减到了一百一十多。后来在嗲嗲等人的劝说下,我到了乡中学补习初三,希望再试试能否考一个学校。

钓鱼提高了体能基础,人看起来显得有些高瘦。自己对于每天上学一小时、回家一个半小时的的路程,中午吃带去的盒饭,没有丝毫的抱怨。那时不但乐于接受现状,还有些享受,早上路旁两边杂草上的露水把“回力鞋”打湿了,想到走到下半程的时候热量会把它蒸干;下毛毛雨基本不用带雨具的,那只不过是云雾中的水滴,湿得了头发浸不进衣服;在路上很多时候还会联想翩翩,竟也做出不少打油诗。

现实始终是现实,曾经在镇中学的中等生,在这乡中学成了班长,成绩也是全班最优。每天长时间的路程劳累和乡中学的教学质量,要出个达标的好成绩机率太低了,“读书无望论”在我心里油然升起。第二年的三月,我没有去报名读完第二学期,自己和父母在队上分的自留地上种洋芋,春天和泥士的气息让我很是享受。

对于未来,自己没有太大的规划,但自身性格来说相信自己是搞技术的,也不会搞什么高科技。于是,我选择准备去县职中读家电维修班,进县职中是没有门槛的,可以不进行考试,甚至初中毕业证也可以不要,更何况我已经有了初中毕业证。父母对我没有任何的规划和指导,在我面前都说一切看我自己的想法,对于如此的情况,我规划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想来,我的父母当时是不合格的。就是种洋芋那天,邻居跑到到土边来通知:说我的老师来家里了,快回去。

来的不只一位老师,而是三位老师,一位是班主任,另两位是正、副校长。一个学习、品格都优秀的学生,他们都是不会轻易放弃的,面对老师们的说辞,父母没有任何的想法和看法,还好我成熟较早,也是一个懂道理的人,抱着试试的心理决定读完这半学期。娄恒骞,我不得不感谢的班主任,不但把自己在学校的宿舍让给我住,而且让我每月只交少量的生活费在食堂和老师们一起用餐。

每天都在看书,寂寞时就听BEYOND的歌曲,每周周六回茶场、周日回学校。很快,到了中考预考,乡中学没有考点,和几个同学搭便车坐到中观镇。花了很少的钱找了一家民居旅社住下了,那家人很好客,还请一起吃饭。考前一天,不断的下大雨,沿河而建的街道,全是河中冲出的泥沙杂物,那天放学有三个小学生被冲进了河里,自己还亲眼看着卫生院老房中的床等物品被冲走。预考顺利通过,需要一个月后在县城进入正式中考。

这一个月很多学校都在补习,娄老师的一再帮忙,让我来到了县三中某班一起补课。转来县城读书,是原来在安场读书时候的梦想,所以当时一直想来正安县城读高中,后来安场报考的全分在位于安场镇的二中,而我填报的位于县城的一中和三中却不能进入,我索性放弃了。

一个月后,我参加了最后的中考,又一个月后,在教育局花二十块钱拿了某中专的通知书。二个月后,背上硕大的牛仔包,母亲和我坐上了到遵义的中巴车,再由遵义转车到贵阳。四年以后,毕业后没有得到国家分配,而在此两年以前是可以分的,而由学校像派遣民工一样分到了与专业不相干的某国企。培训体检四天、上班两天以后,我只身离开了昼夜不分的厂区,并乘车回到了家乡,从此踏上了社会求生之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