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接触网络的这五天

2006-12-06_114947-0.jpg
目的地卫星图

 

2006-12-06_114947-1.jpg
 行驶在乡村的小路上

  12月1日,今天是“世界艾滋病节”,本来不知道有这个节日的,都是上QQ时登录界面上提示才知道的。今天从早上9点到11点,只在线两小时。为了宣传“三农人物”郑传楼的投票,早上搞得急急忙忙,为了不错过回正安的客车,还是在11点的时候从办公室溜了。
  虽然国庆的时候回去过一次,但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这次也一样。12点的直达车终于发动了,而我照常上车睡意就来了。由于开阳到乌江段高速路修路经常造成堵车,不堵则罢,一堵就是好几小时。所乘这辆车昨天从正安到贵阳的时候才被堵到今天凌晨5点过。这次当然不能再去堵在那儿过夜了,于是从开阳县城直接绕道遵义县的三岔镇,再到南白镇,这样就绕开了修路堵车的那段路程,但是还是多走了三个多小时。
  到正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过。和王辉、李正杰宵夜吃了烙锅点整了两瓶啤酒,然后就回去休息了。

  12月2日,今天是星期六,由于要参加朋友的妹妹的婚礼,还需要买些小东西带回去,于是早上起来去转了一下合力超市、农贸市场。要到达的地方是在一个边远的小镇,而后要到的老家在一个离镇几公里的山坡上,还好有顺便来县城买鱼的小越野车来接。
  今天早上中午基本上是坐车,下午帮着从镇上搬了三十多扎啤酒到车上过送过来。由于到达工农村的路又窄又陡,去运啤酒的时候上坡打滑,越野车的左后轮摆出了路基,这样大家忙了半个多小时,但对师傅的信任没有让我心虚,继续上车。
  的确,今天有些路滑。但此后两天干燥的天气是大家都无法预料的,也许老天开眼了吧。
  晚上基本上熬过的,不能看电视(转播器损坏),不能看影碟(没几张可看的),不能上网,也没有书可以看,更没有可以去逛的地方,更不能打手机(漫游太贵),还有就是没有可以吹牛聊天的人。其他人基本上是坐在北京炉旁边吹牛,或者几个围一桌打牌了。  

  12月3日,星期天,今天应该是正酒了,早上下午我都是到处东看看西看看,办酒席的事是什么都不懂,多了解也是不错的。今天来的亲戚朋友很多,这个从来没有轿车上来的村落,今天都在院坝路边摆放了几辆轿车。而这些坐车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坐在牌桌旁边度过所有的空闲时间。
  下午,男方家过礼的人来了,在“桃屋”中间的桌上,摆放了一些礼品。因为结婚日期不是选的节假日,而是农历的吉日,所以半夜12点的时候,新娘还需要被梳头还礼,而梳头的人是特定的36岁的女子。
  
  12月4日,星期一,今天和明天我都是请的假。早上,接亲的人来了,由“轿夫头”带着四五个人组成“乐队”和二十多个骑着摩托的“轿夫”,还有几台小车,吹吹打打的来了。而这边送亲的需要10名的未婚女子及两名年轻男子(亲戚)。当“轿夫”们收拾完摆在外面的女方礼品后,大家就一直送到男方了。我也拿着相机边拍也边送过去了。
  送亲的过程必定要风光的,所以摩托车、小车在公路上还是列了一下阵形。
  中午到了男方家,当然对方是端茶敬烟是很勤的。二点过就开始吃饭了,送亲的10名女子及包括我在内的三个年轻人在“桃屋”坐了两桌,而我坐的这桌就由男方家族德高往重的人及主要关系的年轻人陪酒,以示尊重。由于是怕弄醉人,用了啤酒,酒倒没喝多少,人都是胀得着不住。
  酒足饭饱,送亲的人就该回去了。此时,也才4点过。

  12月5日,今天要直接从小雅坐车到正安,然后再转乘直达车到贵阳了。早上8点过,在去乘车的路上碰到了骑着摩托“回门”的新郎新娘。
  今天天气一下变了,天更加雾蒙蒙的,毛毛雨把泥巴地弄得又湿又滑。还好,感谢前两天那么干燥的天气。在经过庙塘到桴焉的林管站路段,温度已经感觉降到了接近零度,脚僵得快受不了,车窗上也全是凝结的水珠,外面白茫茫一片,客车前面的可视距离也有可能不到十米。在这儿,真正感觉到了冬天来了。
  快11点的时候到了正安,刚好能乘上12点从正安到贵阳的直达车。正安到遵义一路顺风,几个瞌睡就过来了,可是当到了南白选择绕路或者直接通过施工路段的时间出了问题。由于看到了从施工路段过来的客车,司机决定去碰碰运气想想应该不会堵的。在5左右刚过了乌江大桥,看看前面一大串货车,知道今天肯定是堵上了。就这样走走停停,一直到8点左右,到了养龙司,于是司机决定从这儿直接绕过施工段直接到修文段高速路。
  终于在11点半的时候,顺利到达了贵阳客车上。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11点半,整整坐了13个小时的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